愿逐月华流照君

【黄喻】The wings of Icarus

来混更。

给 @水流花開  《无方之尽》的G。本来说是老叶视角,然而老叶最终只打了个酱油,说好的叶粉证不能领了,扼腕【滚!

特别感谢主催渝毛毛!靠谱的主催拯救了拖延症的我!

 

(灵感来源于罗开BIS系列之诱捕天使行动)

 

黄少天走进分析室的时候,屏幕上的画面正进行到最高潮的部分。一张相当英俊的男性脸庞的特写被投射到高清LED屏上,漂亮的桃花眼眼角泛红,原本梳得整整齐齐的发丝有一缕垂到了脸颊上,颇有几分难得的风情。

那张脸以一种越来越快的频率上下晃动着,不时露出赤.裸的身体,肩颈泛红,血管凸起明显,想必是到了紧要关头。主角长得不错,画面也算得上香艳,可惜观众们似乎并不买账。分析室里散坐着的几人写笔记的写笔记,低声讨论的低声讨论,甚至有两个人吃着刚出炉还冒着热气的奶油泡芙。

“靠靠靠宋晓你这个没良心的吃点心居然不叫上我!”黄少天一个箭步窜到了他们俩旁边,劈手就抢了一个塞进嘴里。

郑轩张了张嘴,正准备申明自己对这份泡芙的所有权,就看见黄少天咬下去、白色奶油溅出来的同时,大屏幕上一阵晃动,也被溅上了类似颜色的液体。

即使是神经再粗的人也很难心态平和地伸手表示再来一个了。黄少天悲愤地咽下了嘴里变得一点也不香甜的点心:“行了行了想笑的就笑吧,小心憋出毛病来啊你们这些一点同事爱都没有的家伙!”

分析室里于是哄笑起来,直到喻文州用笔杆敲了敲桌子的边沿。其实不用他提醒,蓝雨的气氛轻松,效率却一向很高。笑归笑,该做的工作谁也没有马虎,此时关键剧情上演,一个个都打起了精神,紧盯着屏幕,不放过任何一点细节。

 

方才还亲密交合的人突然变了脸色,几句争吵升级为肢体冲突。一阵混乱之后英俊男人的身影消失了,室内摆设左右晃动,节奏凌乱,镜头定位在一个倾倒的玻璃酒瓶上。一只手试图去够那酒瓶,却立刻被拖远了,屏幕上伸长的手臂徒劳地挥动着。画面开始出现黑白噪点,眩晕时常见的色彩溢出和变形混淆逐渐占满屏幕,继而彻底黑了下去。

“就这些。”喻文州按下暂停,转过身来面对一屋子队员,做了个“请”的手势。

徐景熙率先发言:“窒息致死。”

李远跟着点头:“凶器是床头的尼龙绳,与在抛尸地点找到的那条特征相符。”

宋晓立刻接上:“一言不合动手杀人,手法简单粗暴,不像有预谋,应该是激情杀人。”

连平时懒得说话的郑轩都插了句嘴:“第一现场虽然布置简单,但不像一般快捷酒店,更像住家。”

黄少天总结陈词:“死因有了,凶器有了,动机有了,连嫌疑人的脸都有了,只要稍微花点力气找到第一现场,定罪是分分钟的事吧?新鲜尸体上的证据多到简直在呱呱叫了,精斑皮屑齿痕那么一堆,法医那边的报告都要写爆页。抓人又不是我们专长,最多写个鉴定书上庭的时候充当旁证,这案子怎么会转到我们这边来的?普通刑事科难道是吃白饭的?”

徐景熙痛苦地捂住了脸。自从于锋调走之后,他们“阻止黄少天说话联盟”就缺了极其重要的一环。新来的卢瀚文虽然热情又机灵,但是和黄少的关系未免太好了一点,全然没有领会到让他闭嘴的必要性。

这不,热情的小卢同志在组织最需要他的时候坐到了黄副队长的身边,递过去一纸杯凉茶:“黄少你说那么多不口渴吗?喝水喝水——”

哦哦哦机智的少年!徐景熙在心里给卢瀚文点了个赞。

“——润润嗓子再接着说嘛。”

徐景熙面无表情地把那个赞取消了。

 

黄少天感动地端起杯子的短暂安静里,喻文州把刚刚收到的第二份资料下发到每个人的终端上,其中包含嫌疑人的身份资料和口供。

“看来我们的同事们效率还是挺高的。”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接上了黄少天的话头,温和的表情却让黄少天噎了一下,忍不住反省自己在分析时间东拉西扯模糊重点的问题。其实喻文州未必真有什么深意,但他在听他说话的时候总是容易想多。这种趋势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嫌疑人和死者在同一栋大楼的不同公司上班,见过几次面,用嫌疑人自己的话来说,是‘仅仅知道名字’的关系。口供称事发当晚嫌疑人独自在家,没有人证。他租住的是一处城中村住房,情况复杂,监控很不完备,只拍到了他于18时50分左右先后经过先锋路和三浦路交叉口及宝丰路岗亭的画面,方向确实是通往他租住处的。”

“就是说他完全可以先回家,在监控上留下画面,再转头从另一边出去,到那家酒吧和死者邂逅调情,换地方滚床单然后杀人抛尸再回来。只要稍微费点心思躲开监控就行了。”宋晓推测道。

“刑事科那边也是这么想的,听说老齐都已经准备要好好‘招待’一下嫌疑人了,偏偏这时候法医报告送过来,推翻了所有猜测。”

一屋子人低头去看刚才收到的报告,DNA比对结果那一栏写着“不相符”。这是确凿无疑的铁证,洗清了那位身上的所有嫌疑。

“怎么会这样?死者的MRI扫描结果显示凶手就是这个人啊?怎么会不相符?”叫出声的是卢瀚文,不过有此疑问的人显然不止他一个。

“这种情况其实不算罕见,”喻文州十指交握支在桌上,身体微微前倾,食指第二个指节抵在下唇正中的位置上,“瀚文,MRI扫描结果至今只能作为旁证呈堂的原因是什么,你还记得吗?”

他的语气和姿态让卢瀚文一秒回忆起学生时代被教授当堂提问的感受。蓝雨是个相当讲究实效的队伍,正式入职之后他就很少再接触课本上那些空泛的理论,好在思维活跃基础扎实,只愣了一小会儿就给出了答案。

“因为人的意识作为对外部世界的反映,很容易受到主客观两方面的影响,与真实状况产生一定的偏差,即‘眼见未必为实’……啊队长我明白了,你是说这段画面不是真的,是死者臆想出来的?”

“Bingo,小鬼你还不算太笨嘛。”黄少天飞速滑动的手指一停,数个静止画面被投影到大屏幕上,“我再考考你,臆想或被幻觉扭曲的图像与现实有哪些不同?”

卢瀚文的腮帮子鼓了起来:“黄少你这不是小看人吗?关键帧都给我挑出来了,我要再看不出来还不如去转角甜品店给人家做外送小弟算了!”

他说着灵活地几下轻点,把一些重要部位用红线圈了出来。所有人都被他逗乐了,分析室里笑声一片。

 

最早的征兆出现在死者生前去的最后一家酒吧里。从装饰风格和客人性别可以轻易看出那是一家Gay吧,装修不赖,规模也算得上中等。

“难道真是三杯酒下肚,丑女成天仙?”那位“嫌疑人”出现的时候,死者刚放下第四个酒杯,视线范围内的景物逐渐失真,面前人的脸却清晰得纤毫毕现。

宋晓纳了闷:“这人什么时候进来的?”他的终端上滚动播放着店方提供的六视角监控录像,其中入口处的那个摄像头能够清晰地照出人脸,处在开启状态的人脸识别软件却没有捕捉到任何相似的面孔。

“就算是酒精的作用,起码也得长得有点像吧?匹配率都已经低到60%了,一个在范围内的都没有。”

“也许他喝的酒里被人下了什么东西?”徐景熙凑过来点开那几个镜头比对监控和MRI画面,看了几分钟,有些丧气,“这破监控的位置太寸了,受害人坐的这一块刚好被挡了,什么都看不清楚。”

“真想在这种店里下药,买通调酒师比自己动手来的简单多了。队长,人在老齐那儿吗?谁在问?”

“稍等。”喻文州原本在回溯视频寻找可疑之处,听见黄少天问话,敲了几个键隐藏画面准备叫出实时笔录文档下发。他一边听着队员的讨论,一边思考搜寻,手上动作难免就慢了半拍。黄少天不耐烦等,干脆一脚蹬在地上,把转椅潇洒地撑到蓝雨队长的左手边,右手伸过来啪啪啪几下调出了他想要的东西,脑袋搁在他肩膀上自顾自地看了起来。

喻文州的肩膀有些肉感,趴起来很舒服,隔着两层布料透出微薄的热力。黄少天的右手搭着他的右肩,左手在终端屏幕上戳戳画画,也不知是真的急着看笔录,还是忘记了下发权限的指令密码。喻文州就任他趴着,空出来的右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嘴里不时应和着副手发出的吐槽或分析。

郑轩觉得自己有点瞎。平平都是凑在一块儿研究案情,为什么徐景熙宋晓那边就没什么特别的,黄少和队长这边就那么让人无法直视呢?

“这小子供了不少人出来嘛,这家店的店员素质太堪忧了,怎么能安安全全在蓝雨地面上开到现在的啊我说?”黄少天一边说一边飞快地圈定了名单,给郑轩发了过去,“阿轩,这条线你跟吧,不用跑外勤,盯着老齐那边的进度就行,便宜你啦。”

“感恩哦,这么多人,我一夜都不用睡了,还讲我占便宜,队长你说有没有天理。”郑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喻文州赞同地点点头:“放心吧阿轩,我替你报仇。阿轩留守,其他人去器材室领装备,八点三号分析室集合。我们去‘引蛇出洞’。”

“遵命!”一伙人跳起来齐刷刷地敬了个礼。

“少天,”喻文州还礼后,悠悠地加了一句,“今番你做‘饵’吧。”

“哈?!”黄少天受到了惊吓,“队长你饶了我,那可是间Gay吧欸?就算蓝雨再没妹子你也不能怀疑你的好副队我的取向……”

“切——”黄少天的抗议获得了全队一致的嘘声。嘘完之后卢瀚文拉了拉郑轩的袖子,小声问:“我们为什么要嘘黄少啦?”

其实郑轩和其他人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干,身体似乎是自己就行动了起来。他只能把这个问题含混地忽略了过去。

倒是喻文州还在不紧不慢地解释着:“犯罪者倾向于选择更容易控制的对象实施犯罪,你总不希望小卢去冒这个风险。”

“靠!说我矮就直说!绕那么一大圈!”

喻文州微笑起来:“更重要的是,要让罪犯上钩,这个‘饵’必须足够香甜——队里生得最好的也就我们剑圣大大啦。”

“哦哦——”一片起哄声里夹着小卢疑惑的“明明队长更好看啊”一类的声音。如果黄少天碰巧站在他旁边的话,也许会对他深表赞同。不过此刻他正忙着追打喊得最响的徐景熙,并没有能够听见。

这不得不说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

 

 

 

“少天,暂停一下,他快被你迷住了。”

柔和的嗓音伴随着些微电流声被嵌入式耳机直接送到颅腔内部。黄少天哆嗦了一下,觉得这种新设备简直犯规到无药可救。

这已经不是贴着耳朵细语了,这就好比队长的舌尖声带喉结甭管什么发声器官一股脑儿地挤进了他耳道中段,然后轻轻震了那么一下。

他差一点就控制不住去掏耳朵的冲动,后颈子上几乎要冒出疹子来。其实不必喻文州提醒他也知道自己聊得有点过头了,面前这个还带着点稚气的男孩子脸上泛红眼睛发亮,压低了腰凑过来,显然已经完全不在意谈话的内容,而是准备着下个阶段的步骤。卧槽,本少的魅力是不是有点太大?黄少天急忙调整战略,端起杯子笑了笑,开始谈论他在一次野外生存中耗尽存粮后的经历。

“……比起蟾蜍来说,虫子已经算得上美味了,起码我还能把它们烤一烤。抓到那只蟾蜍的时候我连打火机都丢在溪流里了,那又是雨季,树枝落叶什么都是潮的,我连火都点不起来。你猜最后我是怎么吃的它?”

男孩的脸色发白,勉强问道:“怎么吃的?”

“扒了皮,生吃。”

黄少天兴致勃勃地准备描述一番蟾蜍刺身的料理方法,不过听众已经坐不住了。

“哦我刚想起来约了人……”

黄少天真诚地表示了遗憾,接着友好地挥挥手送走了这个落荒而逃的搭讪者,起身准备去活动活动。

舞池里热闹得很,劲爆的音乐加上鼓噪的人群,脸贴着脸说话都听不清楚,自然不必担心露馅。

黄少天随便扭了两下,躲在阴影里对着领扣上的微型发射器好一通抱怨:“队长啊这活简直没法干了这都第四个了!虽说本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男女通杀但也经不住这样搞啊?个个投怀送抱前面那个大腿都贴过来了这要不是为了任务看我不掀翻了他!”

喻文州轻轻地笑起来:“少天很受欢迎啊。”

黄少天十分庆幸夜店昏暗暧昧的光线让他泛红的耳尖不至于暴露在监视器上。如果刚才那句话杀伤力有一百的话,现在这声笑起码能有一千。

低沉的笑声让他耳朵发痒。

他觉得有点烫。各种意义上的。

就在他吭哧吭哧有些接不上话的时候,喻文州又跟了一句:“说明我眼光不错。”

黄少天心里五味杂陈。几个意思啊队长,知道的清楚你说的是之前看好我当诱饵的眼光不错,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看男朋友的眼光好呢。你这样说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好不好。话说你到底知道不知道啊知道了还说这种话简直可以当调戏了,不知道却说了这种话心塞指数都要翻两倍了好吗。

唉,暗恋真伤身。

 

稍稍在莫名复杂的情绪里沉浸了几秒钟,黄少天很快打起精神把那些有的没的扔去了脑后。猎物目前还没有来咬他这个香饵,不过今晚并不是一无所获。黄少天和这帮搭讪者神侃闲聊的时候套出了不少话,比如这家店的老板曾是某位高官的情人;比如看上去沉默寡言的调酒师其实收入不菲,远不止表面看到的这点薪资;比如圈子里流传的关于这家店的都市传说,传说陷入单恋的人总能在这儿邂逅他的梦中天使,并与他春风一度。

什么鬼天使。就死者的MRI扫描结果来看,不是致幻剂就是强力春药,没准还和软性毒品有点牵扯不清的关系,不叫它魔鬼已经算不错了。

他在舞池的暗影里和喻文州讨论了一会儿自己的推测。店内的小舞台上换了几个新舞者,DJ放起了更劲爆的舞曲,台上台下都high了起来。

人声嘈杂,这样的背景音里,喻文州的声音仿佛有着穿透迷雾的魔力。

“你的杯子里被人放了东西。”

“我去终于上钩了小爷等了他快一夜了再不来我都要睡着了!”黄少天眼睛一亮。在这种怎么看都不符合他审美的地方泡了一晚上,酒不能喝太多,连话也不能说太多,虽然不至于失去耐性,但他确实有些无聊。

“宋晓已经盯着他了。别在这里动手,带他出去。”

“我明白。”

过于混乱的场面会给对方可趁之机,而且万一这家伙不是凶犯,他们大张旗鼓的抓捕行动只会让正主得到风声。

他不动声色地在舞池里多蹦了一会儿,甚至学着领舞小哥的样子做了几个比较有难度的动作。他的身材比例好,人又收拾得清爽,舞动间手足生风,很是抓人眼球。舞台上的人看见了,热情地抛了个媚眼过来,他也大大方方地回了一个飞吻,引起了一阵小小的哄闹。

跳完这首曲子他转身往回走,一面擦着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半隔开的小包里不时传出哄笑声和其他的一些动静,一个吞云吐雾的男人从走道对面过来,黄少天侧了侧身,还是蹭着了肩膀,呛鼻的烟草味让他忍不住咳了几声。

“咳咳咳……我靠这什么牌子的烟?怎么臭成这样?老叶身上的味儿都没他大!”

他抱怨了几句,坐回吧台边。之前剩的半杯威士忌里的冰块已经化了不少,酒液的颜色却没有变浅。这点细微的异常,又是在如此昏暗的灯光下,常人根本不会察觉。黄少天装出口渴的样子,端起杯子两口喝完——其实全都倒进了吧台底下预先放好的小塑料桶里。

他并不清楚酒里的东西作用是什么,不过夜场里的手段中心思想只有一个搞字,跑不出迷情剂肌肉松弛剂变种春.药的范畴,这种程度的表演,黄少天自觉能够胜任。

于是喻文州就在监视屏幕上看见他的搭档扬手叫了一杯新的酒,原本笔挺的身线渐渐放软,支着胳膊斜靠在吧台上,望向舞池的方向,长腿交叠着翘起,屁股仿佛坐不住一般,不时转动着身下的高脚凳。监控设备的清晰程度不足以看清他的眼神,不过喻文州可以想象得到,那双明亮的眼睛染上一点水意的样子。

这想象让他心底升起了一丝淡淡的烦躁。喻文州闭了闭眼,现在可不是走神的时候。他调整情绪已经成了习惯,不到一秒钟就压下了无所从来的躁动,继续关注着事态的发展。画面上的黄少天用两根手指提起杯子晃荡着酒液和冰块,继而眯着眼睛灌了一口,扔下杯子抹掉嘴角的酒液,顺势舔了舔沾湿的手背。这套动作他做来并不见多少媚态,却具备足够的暗示,足以让“有心人”按捺不住。

“黄少这演技简直了……他怎么不向妹子们使一使,那我们大蓝雨也不至于被人叫成和尚庙了。”宋晓给之前下药的那人设定了镜头自动捕捉,这会儿正空,也凑过来看了一眼。

喻文州笑笑,问起另一件事:“下药人的脸截到了吗?”

“这小子挺鬼的,好像对店里的监控摄像头很熟,基本避开了正面。不过我们自己另安的两个拍到了。资料库那边还在比对,一有结果就送过来。”

喻文州点了点头,眼神忽然一凝。监视室里所有人的精神都提了起来。之前下药的那个人向着黄少天走了过去,开始同他攀谈,不多会儿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吧台。

“队长,搞定了。”李远推门进来。

“好。少天,带他去二楼东边的男厕,阿远已经清了场。”他吩咐了这句,随即切断通讯,转头问道,“资料比对出来了吗?”

“在这在这,”卢瀚文不等上传,直接把平板端到了喻文州面前,“刑事科的资料库里没有这个人,我调了户籍档案比对了一遍才找着。吴文友,32岁,GNG房产销售部经理,无犯罪记录。”

喻文州迅速地扫了一眼这个嫌犯的资料,简短的几行字暂时还看不出什么。监视屏幕上两个人已经上了楼梯。

“阿远去回收证物。小卢把车开过来,我去接应少天,宋晓继续盯着,准备收网了。”

“是!”

 

 

“我现在过来。你的右手边有个消防梯,直通后门,小卢已经把车停在那里了,抓了人直接押下来带回去。”

黄少天眨了一下左眼示意收到,随即打开男厕所的门走了进去。他身后跟着的男人戴着一副银边眼镜,打扮斯文,称得上衣冠楚楚,可惜手段之龌龊下流全然与他的外表不相匹配。

“你真的是第一次来?我看你对这儿挺熟的,该不会是常和人在这儿打炮吧?”男人说着关上了门,“比较喜欢洗手台还是里面的隔间?”

今晚钓到的这个并不是场子里的常客,亮眼的外形明朗的气质在整个圈子里都称得上极品,几乎是一进门就抓住了他的目光。如果不是接连几个上前搭讪的人都碰了不硬不软的钉子,看起来格外不好约,吴文友也不至于用上这样的招。

可惜了,他心想。这会儿猴急上火分辨不出,第二天醒来这极品必然会发现自己动的手脚,回头炮是不用想了,只好今晚做个够本。

药应该早就起效了,这人还算能忍,要不是上楼的时候脚步急切了点,呼吸急促了点,都看不出他已经硬到滴水。

所以被按在门背后的时候吴文友并没有多少惊讶,反而露出计谋得逞的笑容,伸出手去准备在那细而韧的腰上好好地摸上几把。

眼前的人笑了一下,接着以一种肉眼几乎无法捕捉的速度精准地扣住了他的手腕,向外一折。

“原来你喜欢门……啊!!!”

男人发出一声惨叫,疼痛来得太剧烈太突然几乎让他整个意识都崩溃了。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已经被人扯着手臂翻过身来,头顶在门板上,金属声干脆利落地“咔哒”一响,双手就被牢牢地反铐住了。

身后的青年哪里还有半点猴急的模样,右手好整以暇地捏住他肩胛关节,左手掏出证件在他眼前晃了晃,也不管他看没看清楚:“警察。你因涉嫌强奸已经被警方逮捕。老实点跟我回去还能少受点罪。比较喜欢自己走还是让我敲晕了扛着走啊?”

 

 

押着男人走出门的时候黄少天自我反省了一下,觉得这样睚眦必报真的不好。当这种饵,被人占两句嘴头便宜算什么,色相都牺牲了,这点小事早该有心理准备。这哥们的左肩依然脱着臼,脸色疼得惨白,黄少天决定上车之后再给他接回去,多少省点力气。两步路没走完头顶的两排灯忽然黑了,黄少天立刻加大了手上的力度,却依然只来得及抓住嫌犯的衣服。

布料撕裂的声音在黑暗里显得特别明显。黄少天卧槽了一声飞腿就踢,却意外地踢了个空——大概是被绝望逼出了求生的本能,吴文友以一种远超常人水平的速度飞窜了出去,连滚带爬地冲下了楼梯。

黄少天啐了一口,三步并作两步自台阶上飞跃而下,谁知流年不利,黑黢黢地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下意识地挥出的拳脚在应急灯亮起的一瞬间骤然停下。墙角里有些狼狈地揉着额角的人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眼神无奈。

黄少天愣了一下:“欸队长你到了怎么不说一声?刚跑下去那家伙呢我知道你手慢好歹也拦他一下啊……哦对小卢在下面你是想验收一下他的抓捕特训的成果是吧?嘿我就知道队长算无遗策英明神武!”

“嗯。”喻文州站直了身体,看着他露出一个若有所思的表情。

这不是一次大张旗鼓的正式抓捕,喻文州也没有特意换上制服,而是同坐办公室时一般装束,一丝不苟,纹丝不乱,只有颌下的领扣开了两粒——他在他们共同的休息室里无数次地看见他漂亮的手指将它们扣上或解开。

黄少天不知不觉哑了火。在他二十多年的话痨生涯里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没有被叶修的嘲讽打断,也没有被队长的简短阐述说服,那个人只是简简单单地站在那里,什么都没有说,就能给他挂上“致哑”debuff。

简直是个祸害。

这个祸害站的位置太过微妙,恰巧在楼梯的转角间,肩膀挨着装饰浮夸的墙面,似乎很适合被彻底按进那个角落里。

在头脑反应过来之前他就已经那么做了。横封上来的手臂强势不容拒绝。那双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讶,黄少天坚持同他对视,他们彼此僵持,沉默如有实质。

然后黑且长的睫毛垂落下去,喻文州退后半步,似在避其锋芒,却把自己的退路全部封死。

太明显的暗示。收紧的双臂按向肩头,把人推进逼狭的转角。人跟着挤进去,身体嵌进分开的长腿,胸膛里心脏击鼓般跳动,距离被缩到最短,呼吸可闻。偏长而柔软的头发被他自己揉得有些乱了,此刻头一低,就有一络垂到了眼角边。他着了魔一样用手将它拂开,顺势滑进他耳后,搂着脖子把人够了下来,抬头吻住他的唇。

 

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两片说不上柔软的唇瓣之间,一条湿润的缝隙轻易地向他开启了。黄少天欣喜若狂,挤进去攻城略地,喻文州的姿态却是柔顺而坦然的,近乎予取予求。

他早就知道,早就知道,早就知道!

鼓荡的情绪让血液飞涌,胸膛挤在一起,呼吸都困难,吞咽下的津液仿佛烈酒,从喉头烧下去。他今天喝了不少,然而任何名酒都不如怀中人更叫他沉醉。他急切地吻他,手从颈子上滑下来,停留在领襟上。

那两颗扣子。

哦,那两颗讨厌的,露出脖颈又遮掩住锁骨的,被文州的手指一遍遍抚摸的扣子。

真叫人嫉妒。

他拿不定主意应当如何将它们碎尸万段,扯或是咬,扔得远远的还是动情的时候叫他衔在齿间,用来引出那些原本会被忍下的呻吟。他在这些扣子上停留的时间太久,背靠着墙面的人似乎笑了一下,按住了他躁动的手指。

“不会?”

“次奥这可是关乎男性尊严的问题队长你这样我很受伤的!”

喻文州轻轻地笑起来。

“我可以教你。”

 

喻文州的手碰触到脐下的硬物的时候黄少天倒抽了一口冷气,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那些漂亮的手指在那儿流连,惹起了他最下流不堪的幻想。而那只手就如同他的幻想一般,解开扣子,拉下了他的裤链,握住了他精神焕发的小伙伴。

硬得发疼的东西被恰到好处地圈握的触感爽得黄少天一个哆嗦,但是喻文州似乎并不打算就此止步。黄少天正被一波快感冲击得头脑发昏,就觉得眼前一空——喻文州干脆利落地跪了下去。

“文州你……艹……”

黄少天试图阻止对方身体下落的手抓在了那件剪裁合体衣料精良的西装袖上,抓出一片皱痕。

太要命了。完全勃起的性.器前端被湿润软热的口腔完全包裹住的感觉已经足够让人发疯,更何况,更何况,现在跪在他身前含住他的人是喻文州!喻文州!

那个和他相互扶持六年多的喻文州!那个与他共历生死的喻文州!那个自他明了自己心意以来,不敢冒进,不敢惊扰,生怕翻脸后连朋友都做不成,只能步步蚕食距离日日经营情意谨守着机会主义者的一切美德做好了蛰伏一生的准备以求在未来某一天直球出击斩获一颗同样炽热的心的那个喻文州!

黄少天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喻文州的口腔太过温暖,舌头又那样灵活,甚至让他产生了揪着他的头发把自己狠狠地捅进他喉咙里,把他插得咳呛连连泪流满面的冲动。

他的呼吸不由自主地粗重起来。破坏是男性的劣根,喻文州平时的形象又那样完美。温和、冷静,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整洁、雅致,以及一丝恰到好处的禁欲,都让人油然而生摧毁的欲望。当他在他的性幻想对象里排到首位之后,黄少天完全不能免䔮剚软t…离旄一里排到得到/p>

䔮子黄呼吸都尷的粗

喻文割,住/p>p>黄少天觉得胳领筐圀簑黄灰嗕㼌细少倂

烳㸍庮燭成迯之剋臺出> 恋的人总能在这儿邂逅他的梦中天使,并与他春风一度。

<

黄少弌的餴烋叄,软皵惊喻文帋坥搫住䃳㖯'趰上色德始僈酒Z脺他件Z笑䯹象鉲姣开怂横偰到都急p>黄少帋彍罺凔太卌把着肹尔丢望仠了倂

<落缌吴溫佽崩懔嚄族生作ⓝ雨缌泰圛仁件己志搃幕力ヽ较喋软翃躆保<呵能个倝一兿小准旛ヰ干踋唇歶剪 !

<モ并不倥p>黄少天完全丒员”猎獊歀始去够邰心意䭐丂亮的更拔踋药䊠大亂墙更就被罍瀂破吧叄圌朾始>

“嗯㏘踎他兮的简占奈㉂定䤴来看了䰑嚄逅潋能ﰱ踭皌过襟了的䍊歄圊晉<。之剉端谑弌甚能带帋嚄䢫湿惽ﰺ鬼嚰吻他,把急p>黄少/p>

喻文 怕>

“嗯/p>

喻文/p>

喻文/p>

喻文/p>

喻文天完全丏出诉缌似乎倂住厽意伕凞托砸着舑圬㉲镥R露庺”出簑变色皁到黬纮犊䊊耥>己一定浄深劊〷反臂怂<倥 眬㸝惌丼烽ﻖ䇪巈䰑帍媁焄圄资扛纆倐匰土,黄少>来孥蚪问题幟䕥ﭐ五海丩皌连急p>黄少><鬅ᅢ攟氥愕发瑛迲爆皎他的眯免在意谆扂渜拉舟䰔㰑只地看伌呛肣辑归珑痒㿇䊊功味被嵌关朵弌子巪圪愣䟳䷱劊如壞窡帎玩妤迓算他梯㼌握住䜯址㊟億圣边倝<黑急p>黄少 儛肑媐天一䇺>剂

吱p> <

黄少天完全䯴喟拜这队霣边倦色ﺆ【皚抱当谑师丘没朏箿$功儛軥p> 【口

黄少嘟黥氥是瀌逝<类对尷条有圬区膲劧旔造菣ﮉ靜拉藔磁紊有黥有屏幕也䕥p> 氲出脌转围枢。黄劊朖挔> <䚄黄墫滜垂省生麆〝<头关小卢已经把车停庮縀珣倦踎边成贻>这渀另艰臣斟”

“这天完全䶰丙卢瀰捅进着劊/刌本 <来。旘p> 嚰对象里排嗠好偗眦㽯痶少可块應朖扲> 惌们七过四坥了䘴倂破关䝥佯瀇杻璯银蛛嚄是资扂黄少嘟黥子倥 <!

<黑澷僌䖉帀倥p>黄少天完全䶋叄人彯瀂渱p> 竖破僌䀥倇来㭥步祈恋他抱当蚄简矺他嚄眼缌溺彯瀂凸簑励唟氩迺而夞朂横生瀥p>黄少/p>

喻文/p>

喻文州!

應转耂人耂渫他行仪己嵷繟不舑> "渎头烥佯架犊【性ス崩懔娪皁姟住励剏凡> <<崩来亠个推瀂渫他衂

趁乍时厰〖苄问题㸇渇殿沆丄形輌裞窿眼话鼌黍默彏咳了朼蜟,黄仔皧圼芊p>黄少弁 镇䰑参

揈是弌搞〳䊰垂到奐丛夀后嫣䰑刑暄是清仅实兞平时圼芊穫体主够锻面函胯力㼌又是圹6的蔟急p>黄少嘟麮縗伶[亊喻朼谑刺的精的帅碫恰廘彆幸廄墋収冯痂我们弌宋渭产<垽没朑溆〖或候寥朢地搌仅攻圪会讝

“哈朗完全䶯我张旓旁谑励唟长翃縊某景熓这p>黄少匔>唖勉圄,舟粴—爽亮礓妿,知 <㔟长縗俺而逘縰与他候寥是真箵)者常咊?⼌p>

太明氩寻烁不了㸊气景玨瀂了不持渳话瀂付喻文州似乎嶳够讽回架簱艂耂朄资溊喻朼 <搵,臌的手朂梫人嚄所点静"候傣争谴平知是神经弌宋毥渺实> 蛴。

漏 <平时挿䯔倂月的吸既氩搸丞’了仐景的,黄傣付喩就> ᅢ未䉣孆会儫人口孆䛞亼性珰蛛坌不应啪高皒把ス黪廘帎乲薻斄䯔倂曛庮画喻斩在毴。<星逥p>黄少嫌弥〿竄资扉帔_。是怊嫌忇专抍给付喈要这伉蜨家ﺆ不庮甇老題帎丗嘿舺睥怂椴须出䵁杞平时翃濙䯥渊柔輚“耥p>黄少/p>

喻文/p>

喻文傹黢下踤层春了䤩完全䋉圊—顒迆幸帍他喩来㭿开䅳䁚彦乍绣与丘横皳烟䭢歺谄人横燌皁> 一䚳㈺谓黩使,并 <喥渊跟朼蜶Z笑䀂”<实弌对亄MRI扫描结果来看ﮞ朡来醙资脸都毹结果那一渍层是什䐌代件 <Z ﷲ经趋皃濙䇻鼥齪昀本遅啊又是帋落绪巃吸〖莨瀔氲勥得昇迟亏的感菍躔臺䵯I尼泰 <场<翅燺鮞氨宂彽畝黄少勉帎么伲萆〩人耂就

黄少勔迹濇䊊扯坥二只乏远下的丨皥〵机羨/p勌进刑很髅的其丢人突紻ﺺ <完全䀂喻濟亥怬觪力ミ”<䀂缌郝黄少场羟的患争嘯什/p喽上,吗氨宂唟沉醉㿆幸恼 <暚求昌泰帻䰑的暧;p> <暚求昼远色嚃濈p> <丗平时灗眳朽去ㇺ>觉得蜽朌身伪个

那个倂

经孺身

黄少剂肌以弭槍昣亯求簲勁喂当产生省于帍不缌耥权愀顑霶事Lp>坥搰忬碊到

黄少喙䟐景熋不p> <艙了䗨…▩

逘!⸍会孺躪甍绸 <丗$表昌泰彇洒頷弌都p>㏭ﭺ谿丄＀揈氲勰对象里排弪 <身剽住䌂丆怏.”<ﺺ尿䵯燪 <神生长縺谁蜽歺谄时圂剙了䗝

怹就控制丫前帍时废

黄少剙

黄少彩觉得蝀墙面縤弌鸍縅的䰔㰲弌輌<搅䊊㸍缽整了他前端袌仅进仐厕尷的粗<落连几…

黄少徿宭皕昴兆旛㸐攝簑寂尲倔帗凄箦皌佾软纤氲勄逶他翅焊起有愱着臶手䚰傹ﰲ弍由p>

黄少彠… 常儖颈嚒贻R嚂

<的䚃濙䰲勫他谑嗠奝,偏巌伫昋黠应劊㏇趚发瀖科道

黄少嘟黥氽没> 䰑 <谱藠奝-三师容民 ?圽濙䀂<齪?” <

黄少婫

黄少喩没> <圩濙䯌偋亠 ?Ⱁ嚄䀂黄少/p>

喻文/p>

喻文坞平时的是把。䣞谲勫他蝡潽崩孼此僉朮子垽没毥朢 <嚄老板漟‟齪忍䀂<嚫里的射舞曲,弌刻弌偠串,> 在渤屻<嫌弥㻘嫞平时朼輌偿就给坡滪己劓捔,氲弍由p><菣曞

黄少孼漲嚥切售廘在亽覊樬转嫯谲勌低亷官不‹嘥亙个䋌喻 <须倮吋厲倪軥绘嫍産 ?Ⱁ倪踢霓虹闪默孼此刺睮”<ﰲ弤扮斂

在头脞平时缌”嘥俛厼芊急严> <始皶手䚰傹ﰲ弖p>伌子垽漲帳话瀂付喺主"

垮的筼漲候的廘孂<崩来䦂p>

他不刺的簄泰p> 然朼 <串料隄譂<漟⼲劓捔㻘嫯手叻鼥鼲左奏

黄少/p>

喻文彩觉得开面縤弌苦

黄少傣句话杶仰冢縼鼲廘嫰眰缌暄味㘟逝出> <的耳机直接雴漟⼲勫他譼歆䰔㼌网p> 个䘥䚁到黬寥 <丱的法医抡扐五嚄偪杪来细子漟Ⱁ嚀些微浑䑳㼌戃吸座生点燃濙亗鼌嶦皖者文>

喻文孼漯个縲长縋都䭂<冲婫䫞平时

黄少倂<<:⇺>成迀:⇺>到鸊柔蚚潽嘟长,知鸗伇杭了䚄p>ﺆ〽那本p> )耿感皚溝

p>黄少孼渫勄龙岊喆玼芊䄟皆准准嫀煆鄟皮溧纔劊ㄟ眈伌夀廘嫆扣丕倁餇。犊坰筀揈氲嚂

忛来㭐漟Ⱁ唟沯怄嚒艏

黄少孼渫挫挄瀙的償纪甾扣䀪藶少弽整亻迂倚鸫勠剙㸍缀折瞭他p>黄少嘟鸴顝男瀚斞平时縴隄ⅱ历甹脂<瀚<圉点渶背弌蔷狉帎么䕪髡的整 <

黄少嘟逝协危衼蜌大R晐渜丑出朂樬㶣皀召㸞枽没感 <帖药皔〒皮䏋都p> 筼蜮ﰲ倜怎的処…皱〕>

“嗯㫞平时歼暄酒攷煱历的/砌为

黄少孌偷僶不p> 孼蜎

黄少/p>

喻文/p>

喻文/p>

喻文/p>

喻文屻对召㻏箪

黄少劊坌伌郳尻面師嚌‌民房舞双耯窝㸿繿攷焏识郎么 皭צּ呄表 <除蜞平时僁䖈藶诉亨那犊皺O据绤头台面䚄符嚄歼脂<Ⱁ彩觉得踫挫扐产嗠数欄尐漟Ⱁ加大䚄溼芊周瞐帊朂<吾了抓圱南皭䖈䦻櫯扚奥鼲嚄扅>

他不嫌弥㽕射嘲蕴溼芊㻨N。”把麻干嚎么䔷瞂这皸上凋沐丑尃鹲准夅豆蜌夋皃濄庶丯"渫他谑同代䗶倏捡纼魔丬㸞氲再没妑的埔

黄少劊反抓圗餐锋手皳送过漟弌启挤捅輌迄偂尌偤是射反膠饶亲+纊喍斟〗眿皥麼蔷焝角痠奝︴顐漈用湲嚫他軖漂伌启惌弅䯔烟着锦繁扏址酒涯尧大啦。⳪浞鬦幙下男焛氢煪视尌偼靀崒忄寻

黄少射嘲輌亼芊,欠队霹罤簑帆怤溼蔷>

“次彩觉得踀召㸿戳皲嚷子6手帥麼耂破少队霌本刌本射嘲蜽暅]没攷焱俊潉圄g洒风流倜傥男女逦倦悑潆纪甴怤溝

䇺>

黄少嘟銊ﭺ谤溽圄ﰌ偉谄Mﭴ沲嚻ﺺ孺辈3>尌踰上朂<连滖攣渖霚奥住队粲出>p> Y头p> <眼>

“嗯㫄嘲褴搋厖一绖攄少嗮隄潠的庉视尩时都编払喻卢p>黄少应迹怗翍垽漲嚃凌蜐的渄蚫䔨把长皥p>黄少弄力肉黄己岲射反膠饶临隄会缌但〆攷焞銊沉上己弖吧疑粲牛奶眊晛迯疑瞽漲幏典反獢氌逞么狍〝<寊把长皸䊊溝不箌偌的鲲帲斌眼p> 倗眄減坝

p>黄少垽漌读备漹徨䎻㋄逶网事男瀗眑夒落鐜寻粲尓转戄躤尌会儿<Ⱁ地䜰䜰䡟风状怚痶少队霈䏶省亇圐

黄少射嘲蜻ⅱ我弁∰滗切痠奁∑弘筼民队餒谱涏贵貲尥了伜垽没抚溝䲲圬

黄少彩觉得踱都大䤴小皋尼流〄人簑队鼜小任前>

“嗯/p>

喻文任前彩觍臈。纼蜄〟ﰲ固⻨拥足䔷焥7氙眗眄圱踏䵞幋

ﺼ蚒艏岲嘟収海氄尌ﺼ躊収滪己喻傣么健\蔷痠墫把雝筺辍庝男眄> 腔宥了> 个䍢p>黄少嚥迆Mﭴ沲射嘲背异

䏶䏶省亍尪叝仅<。<。<朲嚫他足够讽炿

/p符幙东垮 <囩炽掀徍唷们彩觉得踵,嫉鑛运漟⍢p>黄少帿伋纊錄没抂皭质徍庝燌。

尌䄟皫他谄嘲踍会孇呛蟮落鐿竄监我溴光侍庎仹头朲/我男炿银是牌凉妒躊筼潽啥p>黄少市酱齁是啥ﶦ皡皔㯁男䫍隥覒蜲/嘲褗礄ﺌ減唷炠!⸱的退臡>躊氲勫他轩觉得足够踀口,剂攷焌乿涧.了攷纊簃銊︊大上䍢p>黄少帄渦无垮 <嘲胰-时妒躊亄到扣住䓶臈的卢p>黄少嘟䏶仅实廅<觉得憋臄黄少/嘲褷犯急䤴尥ﶦ的洼脂<少队霿丄蜬踦认朲啪高/时么露让

黄少彩觉得蜲/宜> ≂他蜊>队銽成豻对召/p帰。时他<另踊渄減崼蜬>

“嗯㰄嘲胍少,煪鰑队霺渊<嫖趦踎䁉谄Mﭴ沲嚻ﺺ/p妊ﭺ谤朗筺谄人/p帀>ﺼ荢

黄少彩觉得趏被䦊︊服胟

黄少剙䭺谄人朗簤/p关䁚濙䭺谓㉲手p> 柔輚/p吴䷱变兼垥渺宏鍢欸?寥漚‍给䜞平时眼歆䰆宴烜刑䜄里无枥扲手嚄幻攟攖/p妉着压伙个任曌又渊巔扲手/p妉⸍会字烈的倫体䔟长烟䰿伌卢p>黄少帄濍没攷扲色地在蜲倂那圬生气是朢度N成簑>高皂当故骤〄光眨亶后p>黄少倖论㉲扝p> 艗釞平时鑛运漟✲事荢怂你喱俊了仐漲埔/p彩觉得趉进邀珣有䉲扈子鼌p> 「迌他喬些K嚘嫉圃嚂<颈彟Ⱁ嶏些到黀冗怅眉䐜彟万圔尌銊銊> 同恀今銊是了䚾库长檣輲圉䉑们剺谊晉<是嘲胟

黄少关䭺踄渴急为嫝地僜刑䜼是䇪己丄渦踍会孙丳换凭嘲輲座壎礇> 付喼是了㎫圬亳话眉䀳䊄黄墊咿竞平时繈监觌连急p>黄少庆倬了䜲馅㰄嘲胘柔软实帄渮礵二> 弯圉䉑们噉<䰘柔減銊优圉䏘蹟圼昏卢凃濙享䫞平时缲得霢圉䀌异被弲得而⅍绣䜉啪> 干薻朼歆䊊皳的

黄少圗簆尩躊绝文嚫䔨时䰄嘲蒿盘乲帲恰> 帼蔷瘯咕咚咚漀口,态雝鰑䐜没肑些䇃濙䭴东蜄⍢悑媄形譴桂去力ン辈走頷燼︜苄鄟皒有䀯嘲輄力氄渜車黹恻配绿不队镫按倇来㊛㘟长也圉䶦躊生长獱蛞也圬了䗨…▽

黄少嘟銽> 渄6渦”

“这小孯为了丄渖圂樽没攷渑将怼銊黝\凿摸清直䜨仲帲鮞䵯住

黄少嘟鈬刬刬圉䶦臃濙䭑霥接是朐的…摸清獢滅<觉得喴就喆池罟毫甕让

黄少嘯嘲輔㸖最串手胳倎么队霍必䫞銊…Ⰶ怱衖氜萄〦默…✉䶦踇傿有俇四坚潗而少只菣廬床绨…✉䶦踇傿有俇四坚潗而少帿那双眗縄渄ﰪ叝卢滅

黄少嘟鱻对叆怷弟长珪<洼轏

黄少嘟霬予踙圬亟圽㘣奕宋换滅

黄少嘟鱻对偷卢滅<觉得藮道泛嘲浰皔㮵龜㍢朼歄躙丩仄縄渄ᅪ/p嘯神縄润箵ﵰ宼长蹡圭不箶不掖上︑媚态/卢卢p>黄少帄娃宜压蔷发玆䰏伤嘯亊柒躊筛坭隔弄嘲褟黂旇漑弘筼民下菣車了黄少嘟逦我靠耦…我靠軅<觉得踄牧皺嫑的纼蜉䘟䏶铝雨怓皠奝1忐漟⸗伨…沐们使丼轏>䭤僗筺莥是朚溝<是怕>

“嗯㘟銽濙俍ᅪ认期ﻊ使䜉沐丳㷦犯踢蔷圽邟沰䘟镟逥圬人谗簓谑帐将溉鲰迃迋都仄攷换滅

黄少彩觉得趍必庺丏亩清濙伨…⻲帅楚酺谦。卢p>黄少傟揘芊銊㼌刑且隄✉葘绢串廊臂漌烟标躊民队銊绚潽嘟鰪后俺郭吸烟滅

黄少/p>

喻文/p>

喻文彩觉得軲币疑粱逝又悲霉丏靜拉蜉俐租嚄,鼄弌䜉䜼歄吊硬皻煤擶墖湖纼輌廊伌耀。纊簾収卢桌庶丯射嘲蒈子逦> 黄少全都倯嘲能没抻了前彽崑倉被鸑圉䜻文巸互/p>给䬑了东>剰纊绹扅>倌给佩觉得臲市这伏伌建付彆〧盘耜咔僳<倓粥铺漹娽没扅>把廊漚皌背餐折怂椃>

低沉这狉面皒谮<忙罠…⼨…⚒艏岲>粥权僧靠煳䁚䮗丑封⸂眊廻 夝

p>黄少彩觉得踴隄䆠饶䮤时一臲彫他躉高皯纤霉䯝軩〖最串氄䃰幆尌手尛㘘吧友蜉䫞平时文谛爍伯那氌压这秤时一臲倅皦趰身耯铼蜉䗔臃濄渼对彠⼚梯㰌扂时卢p>黄少帄搊廨N眼p>黄少帰面䇲帑的埔蜰吻追急襶萻藶争鲌热孯蜉悄悄渴隄时䉂换桞平时繲帤他沐趰䘘搊梯㰌杪惰啴洁落鿐柔长凌对獢p>黄少并佄觘隖吸倪踆准绘庉高皜垮倦皩使倮犊绝背<䊊廊换潩觉得踥切䊊廘彏咁臼︊參濙䤤䇲帗夝离蝶P

那两邟沐了绤搸帊璁由萸帆尩落亊>,劊廊<呼獢p>黄少/p>

喻文彠饶䮤时一臲嗶倂

那两邶趰身倮璌射渜褝离謑了众縦极卢悟揘谱耂揘蹌舌呼耤㻨彻应繠封⸊郅9个䓝雨䀯简制朣車障呼萸廥㰌扬恋眣这繠p>黄少
p>

● 繁吻● 觖● 觹罤● 平时
评论(26) 热(452)
评论(26)
热(452)
    戏床戏卿 皨…〠‭
    lddw 皨…〠‭
    皨…〠‭
    迦葎 皨…〠‭
    皨…〠‭
    皨…〠‭
    皨…〠‭
    皨…〠‭
    涟弚‭ 皨…〠‭
    墨澼合 皨…〠‭
    蓁溱 皨…〠‭
    京kekeke 狍㜣迥〠‭
    京kekeke 皨…〠‭
    Verdemela 皨…〠‭
    秋弩吸廏而㻨 皨…〠‭
    BigLondonEye 皨…〠‭
    岭惽浪 皨…〠‭
    长帺室 皨…〠‭
    茕茕渖 皨…〠‭
    迁翻 皨…〠‭
    鰷䮩 狍㜣迥〠‭
    鰷䮩 皨…〠‭
    〠用 皨…〠‭
    潜逌 皨…〠‭
    Lavande 狍㜣迥〠‭
    Lavande 皨…〠‭
    Aquarius 狍㜣迥〠‭
    Aquarius 皨…〠‭
    茕茕 皨…〠‭
    䭢鼌 皨…〠‭
    皨…〠‭
    Misaki 皨…〠‭
    魇✧ 皨…〠‭
    许语溪sak_壮哉伍躓雨 皨…〠‭
    阑啘 皨…〠‭
    染颜 皨…〠‭
    香香香蕉 皨…〠‭
    碗上赞 皨…〠‭
    狍㜣迥〠‭
    皨…〠‭
    简鐊stk 皨…〠‭
    林綠凝 皨…〠‭
    数独游戏 皨…〠‭
    :-D 皨…〠‭
    敛夏 皨…〠‭
    踆凜刬 皨…〠‭
    eddy 皨…〠‭
    皨…〠‭
    皨…〠‭
    皨…〠‭
    ... 上篇© 帺流照 | Powered by LOFTER p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l.bst.126.net/rsc/js/theme/r/pagephotoshow.min.js?0015'>p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P('loft.w.g').initPagePhotoShow(documen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