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黄喻】珠香岛的人鱼

“剑诅,第八夜。”

 

===========

 

在南边的南边的海上,有几千几百个星星一样的岛屿。海水十分的蓝,峡湾深深浅浅,就是天然的港口。长长短短的滩涂上,散落着数不尽的海螺扇贝,到了夜里,长着豆豆眼的沙蟹从沙滩下面钻出来,踩着湿润的沙滩吐着泡泡跑来跑去。

这样的岛上,姑娘们必然有着蜜一样的肌肤和能织千丈网的巧手,小伙们往往精瘦能干,笑起来露出比贝壳还要洁白的牙。而在这些姑娘小伙之中,黄少天无疑是最出色的一个。

如果你坐上五六个钟头的船,从最大的南麓岛漂到珠香岛来,向人们打听黄少天在哪里,每个人都会很乐意为你指出他的去向。这个被海神眷顾的小伙子实在讨人喜欢:金棕色的天然卷,身子精瘦又健壮,跳进水里的时候灵活得像一条鱼,还特别会说甜言蜜语。捕鱼是一把好手,潜水能捞上又圆又大的珍珠。黑的,黄的,白的,紫的,最大的那颗深蓝色,温柔得和风平浪静的海面一样,黄少天舍不得卖,自己穿了挂在脖子上。他从水里出来的时候,水珠子沿着肌肉往下淌,太阳一照闪闪发光。他抬起一只手遮太阳,看见岸边补网的少女们向他笑,他就冲人家挥挥手,把粉红色的大贝壳用鱼线缠一缠,给人家扔过去。

“黄少!里面的珍珠还没取呀!”

“送给你们啦!”

珠香岛的人们一听见姑娘们银铃似的笑声,就知道一定是黄少天回来了。

 

黄少天的漂亮太出名了,周边百来个岛都听说了他的名声,夜里向他唱歌的少女像海潮一样前赴后继,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至今他都没有开腔回应过一句话。

黄少天的名声传呀传呀,不知怎么地就传到人鱼的耳朵里去了。

于是有一天他出海的时候,就有一只美人喻游过来,扒着他的船帮子向他唱情歌。

美人喻的头发比海藻还要黑,皮肤比贝壳还要白,声音比蜜糖还要甜,可是黄少听不懂人鱼的话,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美人喻气坏了。

美人喻翻了个身,“啪”地一下用鱼尾巴甩了一个浪,拍到了黄少天的脸上,钻进水底不见了。

 

黄少天觉得自己太不给面子了,居然就这样睡着了,不应该,要道歉。

但是该怎么道歉呢?他实在没有什么给人鱼道歉的经验。

他使劲地想了想,决定去村里找长者问问人鱼喜欢什么。

徐长者听完他的问题,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听完他长达三千五百个字的关于前因后果的叙述,换成了一脸羡慕嫉妒恨又恨铁不成钢。

“咯吱咯吱,老子连条人鱼都没见过老子怎么会知道。咯吱咯吱,你小子运气那么好有人鱼跟你求爱你居然敢睡着!”

“长者啊你是不是肚里长虫了为什么我听见了磨牙的声音?”

“滚滚滚当你的人鱼女婿去不要回村子里来了!”

 

黄少被愤怒的徐长者赶了出来。

黄少没有办法,只好自己想。

他按照常理推测了一下,觉得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那么美人喻应该喜欢吃大鱼。于是黄少就发挥出自己的最佳水平,捕了那——么长的一条金枪鱼回来,带到美人喻上次出现的地方等着。等了半天,美人喻远远地过来了,他就把鱼放下去。

结果美人喻不屑地看了他的金枪鱼一眼,哗啦一声钻水里了。

水面上没了动静。

黄少天等啊等啊,等了足足两个小时,后脖子都要晒脱皮了,美人喻才又浮上来,用尾巴“啪”地一下拍了一条比刚才大一倍的金枪鱼到他船上,摆摆尾巴游走了。

黄少天:……

 

第一次送礼失败的黄少天重新开动脑筋。

他想起每次给女孩子们大珍珠的时候,她们脸上的表情,于是把船划到很远的地方,一个猛子向深深的海底潜下去。海底的景色光怪陆离,嶙峋的岩壁缝里往往藏着珍宝。黄少挑了几个最大的珠蚌,扔进网兜里,脚一蹬,箭鱼一样窜上海面,喘了好几口气,才有力气翻进船里,撬开了最大的珠蚌。紫色的圆珠比他的拇指还大,散发着淡淡的柔光。

结果美人喻依然不屑地看了那颗紫珍珠一眼,又是哗啦一声钻水里了。

结局怎么样,大家应该已经猜到了。

 

黄少天沮丧地把美人喻扔过来的粉红色大珍珠送给了徐长者。

徐长者鄙视地看着他:“你拿海里的东西送人鱼,智商呢?”

黄少天彻底犯了难。

他生在海边,长在海边,从小没离开过珠香岛,哪里有什么不是海里的东西能拿去送鱼的呀?

路过的郑渔夫:“你傻呀,人鱼用唱歌表达一切,你要道歉,你给人家唱个歌不就完了?”

黄少天恍然大悟。

 

黄少天准备给美人喻唱个歌。

但是他以前从没唱过歌。一百多个岛上的人都知道,从来只有妹子们给黄少天唱歌,他什么时候给比人唱过?

怎么办呢?

 

“没有唱过,可以学的嘛。”郑渔夫真诚地建议。

从那天开始,黄少每天晚上到海湾、山脚、贝壳堆、花丛里头去祸祸人家对歌的情侣,一边听,一边学,唱得那叫一个鬼哭狼嚎五音不全,搞得整座岛夜不能寐鸡犬不宁,成婚率陡然下降了50%,一大群男男女女(主要是男男)跑到徐长者那里去告状。

“长者啊,您给管管。”

“是啊,昨天我跟宁宁才刚拉上手呢,黄少就跳出来了,宁宁还以为黄少是来抢她的,今天就跟我分手了。”

“黄少这是自绝于人民!还让不让人好好谈恋爱了?!”

 

徐长者被他们烦死了。而且黄少天唱歌实在是难听,听得他都睡不着觉。于是长者叫上郑渔夫宋船长和李水手,一起把黄少天扔到了他自己的船上,不准他晚上上岸。被小伙伴们抛弃的黄少天只好在水上飘着练歌。

虽然依旧很难听,但是至少攻击范围小得多了。长者终于能够睡上几个好觉。

 

这样练习了三个月,黄少天终于会唱了一首歌。

他驾着船来到老地方,清清嗓子,灌了两大杯凉开水。

又清清嗓子,又灌了两大杯凉开水。

 

偷偷跟来的徐长者郑渔夫宋船长李水手摔渔网:他到底唱不唱了?!

 

“嗯,咳咳……一~朵~浪~花~……”

折腾了好一会儿,黄少天终于还是开口了。声音有点紧,不过调子好歹是对的。

四个人在心里友情点评了一番,听着听着,忽然一起张大了嘴巴。

 

水面上传来了动听的歌声,人类的语言,唱的就是这首歌的下一段。悠远深邃的声音和黄少天单薄却充满热忱的嗓子融合在一起,显得和谐又深情。歌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黄少天走到船头,看见美人喻破开海浪浮上来,海藻一样的头发披散在肩头,深蓝色的眼睛看着他,比他脖子上的珍珠还要漂亮。

他向着黄少天伸出一只手,歌正唱到最后一句。

“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黄少天眼睛都直了,迷迷瞪瞪地把手伸了过去。

然后突然发力,一把把美人喻拉到了船上。

 

空气里传来一声惊呼,接着惊呼被什么堵上了。

小船儿晃了起来。

徐长者捂住了眼睛,挥舞着大锤赶着另外三个人迅速掉头回去。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后来黄少天问喻文州那天怎么会唱他的歌,文州说:“你在海上唱了三个月,我听也听会了呀。我就一直在想,这个人怎么还不来对我唱歌呢?虽然唱得难听了一点,但是看在长得好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地接受他一下好了。”

黄少天大惊失色:“啊?!你听到了?!啊啊啊啊啊我唱得那么难听的你也听到了?啊啊啊啊我的形象我的脸我百岛少女杀手的名声……”

 

反正最后黄少天和他的人鱼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少女杀手这种东西,当然也就没得当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完)

 

郑渔夫宋船长李水手:黄少脱团了我们的春天要来了哈哈哈哈哈!(狂喜乱舞.gif)

徐长者:……你们想太多了,老老实实抓鱼去!

评论(11)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