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叶肖/生肖】Heart 叁

整理坑的时候发现这篇的原稿我自己都找不到了……填不填再说,先把十区存着的叁贴过来。

没有更新!看过的妹子们不用再看了。

本章叶肖。



我不知道主人用了什么样的办法瞒过军部,我的存在似乎并不为那些大人物所知。“机械师”的维护人员当然曾经与我对话,但是一台爱说话的战术电脑在同盟军中实在算不上稀奇。军部配给的战斗机器人操作辅助系统原本就留有可塑模块,对于将要朝夕相处的搭档,机师们多少都会按照自己的喜好做出一些调整。内部网络上充斥着可供下载的音源插件和面容修正参数,甚至有些无聊人士每周为自己的辅助系统更换一次样貌和声音。
机师中男性的比例极高,这些音源和参数则基本都是女性的。其中搜索量最高的tag包括“娇俏甜美”、“性感迷人”、“冷艳高贵”等等。我不太能够理解人类男性的心态,就如同无法理解管自己的战斗辅助系统叫“宝贝儿”或者“甜心”是出于怎样的心理需求。我试图模拟过主人这样称呼我的场景,一秒钟后我认为自己需要来上一杯冷凝剂。
好在主人并没有这样的癖好,我的声音也不是能够下载到的任何一种现成品,而是由主人亲自调出的,与他本人的声音非常接近,只是稍显低沉。其实完全一致的效果也是能够达到的,但因为“和自己对话的感觉太奇怪了”而被直接废弃。相貌的选择也是同理。


“嗷!我的手臂疼得快要断掉了!”
“……它只是需要拆下去补点漆,你可以不必使用那么夸张的语气。”肖时钦无奈地推了推眼镜,盯着屏幕上的机体构造图,左臂的部分闪烁着红光,代表拆卸工作正在进行。
他其实很怀疑生灵灭能不能够理解人类的痛感是怎么回事,但是这台电脑言之凿凿地声称自己能够感受到疼痛。
“那么我只好先让你睡一会儿了。”年轻的机师按了几个键,无视对方的抗议关闭了“机械师”的战斗辅助系统。枯燥的工作当中有人陪着聊天是件令人愉快的事,但夸张得堪比舞台剧演员的咏叹调他还是敬谢不敏。
维修机库里安静了下去,只剩下自动修理的机械臂移动的咔嚓声。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的士兵们都陷入了睡神的怀抱,肖时钦却感受不到任何睡意。平静的表象下,从战场上带下来的沸腾血液尚未平息,让他无法在柔软的床铺上安躺下去。
这种状态根本不适合做任何事,遑论检修机械这样精密的工作,肖时钦按捺下躁动的心绪,钻出驾驶舱,站在维修梯上盯着钻头和钉锤的火花出神。直到悦耳的提示音把他从神游的状态中惊醒。
他低下头去看腕部的通讯器,闪动的消息显示一位客人进入了维修机库。客人?现在停留在雷霆并且具备进入权限的客人只有……
他猛地回过头,看见一手夹着头盔的嘉世队长叼着烟,沿着狭窄的维修梯走了上来。
肖时钦定了定神。
“前辈,机库里是禁止吸……”
叶秋摘下了嘴里的烟头,按灭在梯子扶手上,接着抓住肖时钦的衣领,把他推进了驾驶舱当中。


完整版走长微博

评论(10)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