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叶喻】半条鱼

喻文州是“啪”地一声出现在椅子上的。

毫无预兆。    

那天是叶修二十八岁的生日,这位国王一大早起来,揉着眼睛坐在八米多长的桌子一头喝奶油甜菜汤,才喝了一口,就被对面冒出来的人惊呆了。

然后抓起餐刀就扔了过去。

喻文州那会儿正努力用双手把光滑的尾巴放平稳,躲得太慢,被那把沾满果酱的餐刀削断了一缕头发。

喻文州忍无可忍:“国王的素质呢?你就没有个亲卫什么的吗?哪怕来个喊‘抓刺客’的也比亲自动手有逼格啊?”

叶修:“没有那种配置。”

喻文州:“为什么?”

叶修诚恳地看着他:“因为刺客一般都打不过我。你看你就没打赢。”

喻文州:……妈的好想揍这个人一顿啊,打赢了一个没腿的人鱼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吗?!

 

是的,没错,喻文州是条人鱼,会法术的那种,或者准确地说,他应该是个法师,不过凑巧种族是鱼。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

“我不是来找你谈这个的,国王陛下。”喻文州把头发上沾到的一点草莓酱捋了下来,张开嘴舔了舔。唔,味道还不错。

叶修很感兴趣地看着他。突然到访的人鱼长得很好看,苍白的面色,浅薄的唇,细长的尖耳,深蓝色的瞳孔,海藻一样的长发上戴着兜帽,六串珠链点缀在丝缎一样的布料上。斗篷遮掉了人鱼的连接部位,这点让他颇为遗憾——不过手指是没有遮住的,它们泛着珠光的白色,精巧漂亮。

所以当这些手指上沾着的果酱被舔掉的时候,叶修愉快地就着那画面喝了一口汤。

喻文州漫不经心地擦了擦手指:“你们家欠我一个人情,按照我们法师的规矩,你得跟我结婚。”

 

喻文州期待地看着对面。

一般人类听到这种要求,都会有许多失态的表现,非常有趣,而且这个人刚刚喝的汤还在嘴里没咽下去。

反正桌子有八米长,他一点也不担心会被喷到。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叶修完全没有呛到或者喷出一口汤什么的,只是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好啊。”

“……你不问问你家欠我什么人情吗?”

叶修耸了耸肩:“反正不是我欠的,老头子干的好事,我管那么多干嘛?”

“……我可是一条雄性人鱼。”

“看得出来,”叶修不怀好意地往他胸口溜了两眼,笑得十分开心,“正巧我是个基佬。你看,我们是不是还挺有缘分的?”

谁要跟你有缘分啊!

人鱼法师非常想掀桌子。

 

不管怎么说,婚还是要结的。在这件事上,喻文州其实撒了个小谎,欠了人情的不是叶修的父亲,而是他的长辈。根据法师的契约,他必须和叶修结婚才能还上这个人情。

不过管他呢,反正叶修看上去很乐意跟他结婚。

毕竟是国王的婚礼,再匆忙他们也还是弄了个仪式。

叶修原本想抱着喻文州去礼堂,但是喻文州拒绝了他,自己收起尾巴变出了两条又白又直的大长腿,可惜还没等叶修看够,就被遮在了斗篷底下。

仪式完成之后一对新人来到了卧房。

维持长腿是非常累的。喻文州往床上一瘫,又恢复成了鱼尾,懒洋洋地说:“我的法力只够维持半个人身。亲爱的,你是要我的上半身,还是下半身呢?”

 

这是一道世界级难题。

满足眼睛还是满足别的什么地方?

爱他的灵魂还是爱他的肉体?

无数人陷入了两难境地无法脱身。

 

但是这其中不包括我们叶修陛下。

我可是看过亚瑟王传奇的!叶修陛下得意地想。

于是他非常温柔地、深情款款地回答道:“亲爱的,这个问题,应该由你自己决定啊!”

“真的吗?”喻文州惊喜地看着他,一整天里第一次觉得这位国王陛下可爱极了。

“当然是真的,选择你最喜欢的样子吧。”

叶修陛下信心满满。

“那太好了!”喻文州向他绽开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

 

然后变成了一整条鱼。


评论(224)

热度(2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