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叶乐】Inside 04

不要计较科学性哈……

————————

叶修尽力维持着淡定的步调晃出了霸图食堂,身后的视线刚被转角遮挡,他就控制不住一般越走越快,越走越快,上楼梯的时候几乎是在飞奔。也亏是张佳乐加入霸图以来保持了基本的锻炼,要搁他自己个儿的身体上,这会儿只怕已经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空前巨大的情绪洪流推动着他,让他忍不住要做点什么来表达心中的狂喜。

他在黑暗中守候花开,而今阳光撤去夜幕,才发现娇嫩的花瓣早已触到唇边。他应当在此刻亲吻它吗?在这个面临着季后赛的压力,却莫名其妙交换了身体让他焦急不安的时刻?

推开门的时候叶修已经从之前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眼前有更亟待解决的问题,他可以再等一等。

 

两个游戏宅遇到难题第一反应还是求助于网络,尽管这难题听上去就不像会有攻略的样子。被迫交代了电脑密码的张佳乐咬牙切齿地坐在酒店提供的笔记本面前,鼠标飞速地滚动,筛选着有用的信息。

另一边叶修勾着嘴角敲下了“yexiubuyaolian”打开了那台红黑配色的霸图电脑,心情好到飞起。

有一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当你使用某人的生日作为密码的时候,就说明这个人对你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虽然不是生日,不过连名带姓地挂进了暗恋对象的电脑密码这种事,总是代表了点什么的对吧?

在确认了这份感情不是一厢情愿之后,收集这些细节就从患得患失的煎熬变成了一件无比有趣的事情。就像在夜潮中漫步滩涂,每一片贝壳下都是晶莹的珍珠。每拾取一颗,他的心情就更笃定一分。

他有多喜欢他,多渴望他。而他就快要得到他了。

 

网络从不让他的信徒们失望。在排除掉大量影视和文学作品的干扰之后,他们惊喜地发现了几个有参考意义的自述帖,又顺路摸去了两三个相对隐秘的私人论坛。链接和文字在彼此的聊天窗口里弹来弹去,伴随着吐槽和甄别,90%以上的相关帖被鉴定为一时兴起的胡编乱造。剩下的那些看上去可信度稍高一些,造成互换的原因千奇百怪,有常见的撞头、撞柱、撞车、撞墙,有稍稍科学些的患病、昏迷,有格外怪力乱神的撞客、上身、还魂,还有乍听上去全无逻辑的事情,比如在同一时刻按下门铃,或是同时将左脚踩上相隔万里的门槛。

他们按照一些具备操作性的帖子的指导,仔细地搜寻了一遍身边的环境。没有老鼠尾巴或者蝾螈脚掌,没有血迹和火烧痕,没有符灰也没有硫磺粉末,可以确定排除巫术和道术的影响。无论霸图或是叶修所住的酒店都不可能有门槛这种古老的东西,至于撞击,在互相仔细地确认过之后,也被排除出原因之外了。

一整天的时间就在各种稀奇古怪的尝试中过去,夜幕很快降临,屏幕跟前的两个人显得有些疲惫。

“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要我说干脆都把自己打晕算了,说不定醒来之后就换回来了。”张佳乐半是抱怨半是烦躁地说。

“多狠心的人哪……我可舍不得,本来就够不聪明的了,这要打傻了可怎么办。”

这要搁在平时,张佳乐早开骂了,可是这会儿喷了自己一身牛奶的那句话还在他脑子里绕着呢。人就是这样,不知道的时候不觉得,一旦知道了对方喜欢自己,那简直什么事儿都要多想一点。他盯着“舍不得”那三个字看了足有一分钟,忍不住回想起从前那些气得他七窍生烟的对话,是不是也藏着这样轻描淡写玩笑般的真心。

他的耳根子有点热,同时又觉得格外不能忍——如果这就是叶修独有的追求方式的话。

鬼才能看得出来你喜欢我啊!!

那边叶修见他迟迟不回话,又发了一句:“怎么?脑还没残呢,手先残了?”

“滚滚滚,要残也是你手残,这可是你的手!”

“那可不一定,难说它会不会跟你一辈子,还是爱惜点好。”

张佳乐有点郁闷:“老叶……你说,要是咱们换不回来了该怎么办?”

叶修顿了一下:“有点麻烦啊,交换转会也就算了,你也勉强够得上哥的价码。换账号卡大不了说是转型,就是以后你在霸图的日子估计不太好过。”

张佳乐思考了一下“叶修”加盟霸图的场景,颤抖着表示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不过也挺好,什么都不用做就白拿了三个冠军在手,不是正好满足了你的心愿嘛。”

“谁稀罕啊!”张佳乐不干了,“不是自己亲手拿的冠军有什么意义?赶紧的把身子还我我自个儿拿去!”

“说到这个张佳乐大大,我们只剩最后一个法子没试过了,为了尽早换回来,请你诚实地回答问题。”

“你说那个什么鬼梦境啊心理啊暗示啊之类的乱七八糟的玩意儿?那家伙说话太云山雾罩了看得我脑袋疼。”

“看帖要看全,楼下有位好心人士帮忙总结过了,主要的触发条件是同一时刻正在做同一件事情。”叶修啪地甩过去一张截图。

“可是那会儿我们应该都在睡觉,不可能干别的,照这逻辑同时入睡的几亿人都可能和我们交换了,这说不通。”一天下来,张佳乐已经习惯了叶修主导他反驳的节奏,反应比一开始快了不少。

“所以这就是我要你回答的问题了,”叶修双手拇指在空格键的边沿上来回抹了几下,继续敲打,“昨天晚上十二点你在想什么……或者说,你梦到了什么?”

 

张佳乐险些打翻了手边的水杯。

这不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尽管人类的梦境大多破碎而无意义,也很少能在记忆里停留超过三小时,但是昨晚的梦他的确是记得的。他绝不是第一次做类似的梦,最早甚至能追溯到青春懵懂的少年期。这些梦大多是朦胧不清的,有男有女,有时还会有海蛇和藤蔓一类的非人生物,这些形象同.性.向和喜好无关,不过是原始冲.动的拟态。

如果单纯只是个春.梦,虽然尴尬了点,倒也不是不能告诉对方。只是,只是,昨晚的那个梦,是存在清晰明确的对象的。

张佳乐有些焦躁地抬头看了一眼镶在墙壁上的镜子。

那个对象,那个和他四肢交缠身体相契给了他绝妙体验的人,就映在镜中。

 

这让他怎么和他说?!说哥们昨晚在梦里干.你干得特别爽?这特么脸皮得有城墙厚了吧?!

咬着嘴唇纠结了半天,张佳乐最终也只能含糊其辞地敲了一句:“反正就是那种梦嘛,你懂的。”

叶修果然特别懂。

“呵呵,哥也一样。”他说。

张佳乐暗自松了口气,自觉机智地渡过了这一危机,没有暴露,殊不知此刻对方脸上玩味的笑容已经全然遮掩不住。他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分析道:“照你这意思,我们得把昨晚那步骤重复一遍?这难度也太大了吧谁能控制自己做梦啊?”

“也未必一定要做梦,我感觉这事儿的关键不在梦,在高.潮。都说那种时候有点邪乎,什么灵感迸发啊和什么和上帝通话啊。所以我们只要在晚上十二点一起达到高.潮,没准就能换回去了。”

张佳乐看着他满不在乎的用词,觉得有点耻:“……管不管用啊?”

“总得试试。”叶修看了一眼时间,扔过去一个视频邀请。

“你干嘛!你要干嘛?!”张佳乐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一起撸就算了视频个毛线球啊?你是变态吗喜欢看着自己撸?”

“精确控制时间啊张佳乐大大,”叶修发了一个格外无辜的表情,“要同步,同步懂吗?不肯视频那语音也行。”说着撤了视频,又点了语音邀请。

见张佳乐迟迟不接,叶修又说:“该不会这就空不出手了吧?连点下鼠标都没空?这么急?十二点还没到呢。”

才刚发完这条就见对面一秒接起了语音,和叶秋生气时九分相似却仍留着一分独特的活泼气质的声音通过网线炸在他耳边。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说硬就能硬的吗?不用做点准备工作?”张佳乐恨恨地磨着牙,“把X盘底下的XXX文件给我传过来。”

“你要它干嘛?”叶修一边问,一边把那个带着没见过后缀的文件发了过去。东西不小,霸图的水管粗得不像话,酒店那边也不差,居然也传了好几分钟。

张佳乐的回答特别理直气壮:“不是说了嘛,准·备·工·作。”

“哦~~~”叶修拖了个一波三折的尾音,把鼠标移到文件名上,双击修改后缀。

是.avi、.wmv、.rmvb还是.MP4呢?叶修大大陷入了沉思。


评论(20)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