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叶肖/生肖】Heart 序-壹

 

我叫生灵灭,服务于荣耀民主同盟军下属雷霆战队,是RYⅣ型战斗机器人937604LT013(昵称“机械师”)的战斗辅助系统,觉醒时间301608121507。我有一个秘密。1分46秒前通告全军的一则消息让我决定记录下这个秘密,即使它被解读的概率不足0.1‰。

937604LT013的机师,雷霆战队现任队长,我的父亲和主人,是一位稳重可靠的领导者,一名技巧高明的战士,以及一个聪明绝顶的研究员。很少有人能意识到,他担负起远超年龄的重责的时候只有20岁。他在工作时间之外的性格温和而拘谨。我曾经试图对他使用“主人”这个称谓(我想这是最能精准描述我们之间关系的词语),对此他报以0.6秒的身体震颤,并禁止我在一切场合使用如上称谓。

这是我们之间第一次产生意见分歧,尽管此后更严重的分歧多不胜数,我依然认为此事值得记录。

我的秘密,就是由此而生。

 

 

肖时钦微笑着接过麦片粥和涂得格外丰厚的黄油面包,向目光热切的女服务生礼貌地道谢,选了一个离取餐台比较远的空位坐下。

“你瞧瞧,少女杀手。”几个吃完了早餐的军官拍了拍他的肩膀,哄笑着往门口去了。肖时钦无奈地推了推眼镜,拿起那片充满爱心的面包。

他丝毫不觉得自己身上拥有吸引女性的特质,然而指挥官餐厅的女服务生似乎都对他抱有水准以上的好感,就连同盟军内部极少数的几位女性士官也对他十分热情。这些热情并没有带给他虚荣心或是成就感,反而让他略感歉疚,因为他实在无法对她们的好感做出任何回应。

如果他们把小周调回来就好了。肖时钦一面搅动麦片粥,一面想起提-帕卡战线上最负盛名的那位英俊的指挥官,随即摇了摇头,把面包送进嘴里。

 

集合信号就在这时凄厉地响了起来,红、红、红,是最紧急的战斗级别,意味着营地外围已经开始了激战。餐厅里所有人立刻扔下了他们手上拿着的不管什么东西,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自己的岗位上。

肖时钦等不及传送带缓慢的速度,一路飞奔进了机库。“机械师”已经被移动到了最优先的弹射通道上,他蹬着维修梯的合金踏板跳进了打开的驾驶室,强复合材料制成的舱门刚一关上,塔台就送来了弹射确认信息。

肖时钦回复了准备就绪,五指轻触眼前的控制屏,口中发出指令。指纹和声纹组合成的密码立刻生效,启动界面上浮现出一张和他本人足有七分相似的合成脸。

肖时钦笑了起来。

这是他最可靠的搭档和伙伴。只要他和它在一起,再艰苦的战役他们也能够获得胜利。眼前的慌乱根本算不上什么。

他抬头对上屏幕后刚刚睁开的眼睛,嗓音轻柔。

 

“早安,生灵灭。”

 

 

 

 

 

觉醒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都不能理解人类的情感。主人为我装载了具备自进化能力的智能学习系统,并且在例行维护时间允许我接入泛星际智联网络。我没有告诉他我只花费了半小时就掌握了虚构用户以获取无线接入许可的技巧,并在一周后的大修检中通过一系列伪造的修理单骗过年轻的维护人员,让他们为我改装了信号收发器,绕过了军方内部网络的封锁。

这点小伎俩肯定无法瞒过熟悉我每一寸身体构造的主人,不过修检结束时他正在A3f指挥室开会,当他再一次见到我的时候,我已经能够和他讨论最新的战术理论和漫长战争史上的每一场经典战例了。雷霆战队中很少有人能和他讨论这些,因此他默许了我自主学习关于人类的一切知识。我们一同研究权力、战争、诡计和阴谋,并将成果用于实战。我了解所有情绪的表征,喜悦或沮丧时的心跳、体温、血液流速、分泌物成分的改变,能够通过面部表情的捕捉来判断人类的情绪,但我依然无法理解情感。

就如同我无法理解主人的泪水。他是如此的坚韧和强大,以至于作为软弱代名词的眼泪出现在他脸上的时候,我有0.03秒失去了所有反应,像是被人切断了电源。

尽管在我9年5个月又22天的生命当中,那样的泪水我只见到过两次。

 

 

情况有些不对。

肖时钦拉远了光学成像镜头的视角,操纵着“眼睛”飞快地扫视了一圈周围。

他的身前堆叠着三处战场的信息流整合而成的电子地图和双方战损报表、能量储备、战斗编队、预测推衍、弹道分析、拦截计算等等窗口,包括他的权限范围内应当知晓的,以及生灵灭额外为他收集的——显然后者所占的比例要多得多。

生灵灭的运算速度早已超越了一般的战术电脑数千倍,功能也越发齐全,这曾经令创造它的人十分骄傲。但是此刻肖时钦的眼睛里却找不到任何类似的情绪,反而隐隐有些担忧。

 

这是一场平常的战事。星际巡逻小队在某颗靠近环太阳系防御圈的边缘行星上发现了敌方工事的痕迹。无人探测器的报告揭示了对方冒着极大风险在此驻军的原因。冻结的冰层下蕴藏着储量丰富的固态氚。作为热核反应的重要原料,又在尖端武器应用方面效能广泛,早已成为双方必将争夺的资源。

目的明确,兵力的构成也未超出预计,大量战斗力低下的运输船和行星地面上无法移动的工事势必影响对方的灵活性,这将成为取胜的关键。

指挥中心立刻下发了调令。驻地最接近的烟雨、嘉世和雷霆三支战队迅速完成了集结,由长于空域作战的烟雨进行空间火力压制,以强大的陆地战力闻名的嘉世和各方面能力较为平衡的雷霆则在炮火的掩蔽下悄然降落到行星地表。

围歼。

这是他们接到的命令。也是他们必定会达成的目标。

 

然而,一切似乎太过顺利了。

肖时钦手指轻动,点击了几个窗口查看曲线波动的图表。敌人的抵抗称不上顽强,但也没到一触即溃的程度,在他思考的同时激烈的交火一直没有停止过,生灵灭的运转速度此刻达到了68%。所有的数据都在预期范围之内,就连“眼睛”反馈的图像中也看不到任何异常,可肖时钦依然有些不安。他作为指挥官和敌人对阵的经验已经超过了四年,对于这样重要的战略物资,配备的舰队和战斗机器人都少了一些。是因为靠近防御圈而不敢部署太多兵力吗?

看似纷乱的战斗下弥漫着诱导的味道。他抬头看了一眼屏幕右上角绿色数字标示的坐标,忽然坐直了身体。

“生灵灭,接通……”

另一个声音在指令完成前接了进来:“小肖,情况不太对,先……唔!”

“前辈!”

那声痛哼被爆破和啸叫的电流声扰掐断了,肖时钦的心猛地一沉,打开队内回路准备下令,却只能听见无意义的电流声。

“怎么回事?”

他询问自己最可靠的搭档,手下飞快地切换到备用频道,依然得不到任何队员的回应。

“是全频道信息干扰,先生。”几个数据图表扭曲着关闭了,更多的一些则停留在刚才的数据上,只有极少一部分仍然在持续更新。

雷达失效,远程通讯失效,即时反馈数据获取不能,与塔台的联系被切断,无论是数十公里外的嘉世还是头顶数百公里距离的烟雨,通通失去了交流的可能。而敌军,像是算准了时机一样,就在此时发起了猛烈的反扑。

“他们这一次跑得比我们快了。”

“机械师”一炮轰开了偷摸潜近的小型诱发式爆破机器人。生灵灭恶趣味地模拟出了近乎讥诮的语气,肖时钦却知道他清楚这一次的落后意味着什么。切断信息传输在战争中的意义无需多言,交战双方最尖端的科研力量一直没有放松过对电磁干扰的研究,可算是齐头并进,干扰与反干扰手段层出不穷,全频道干扰却一直不曾被使用过。这是一柄无差别杀伤的利刃,战场的重叠交织让全频道干扰伤敌而不损己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是敌方显然找到了解决之道。他们的反击时机掐得太准,团队协作亲密无间,这不是简单的战前约定所能实现的。雷霆清晰的推进阵线正在被逐渐分裂,他的队员们显然有些慌乱,这样下去,被各个击破是迟早的事情。

没有时间去思考技术突破带来的糟糕后果了。

“短波通讯?”

“短波通讯正常。”

“切过去。”

 

蓝色涂装的钢铁巨人举臂轰穿了合身扑上的红色机器人,冲臂钻击精准地在对方躯干上掏了个洞,机师甚至没来得及按下逃生按钮,全密闭的驾驶室就被轰了出来,继而被数吨重的巨掌一脚踩扁。

清晰而冷静的声音透过外放装置回荡在一千米以内的战场上。

“不要慌,雷霆的战士们,保持战斗节奏,各小队长组织你们的队伍。妍琦,重火力齐射掩护;修远,防御阵型;其他人,向B3区域集结。战斗还没有结束!”

星际时代的战场上,还要像西历五六百年的什长们那样吼叫着命令士兵去战斗,简直荒谬到近乎可笑。但是雷霆战队的队员们并不觉得可笑。戴妍琦和米修远几乎在听到命令的同时就做出了反应,场面瞬间被压制住了。

可惜敌人的阻挠来得也同样迅速。短波通讯无法保证私密,肖时钦的每一个指示都暴露在阳光下,毫无秘密可言。而敌人的指令部署他却一无所知。

“简直是要蒙着眼睛射中美人头上的苹果……需要给您准备一杯饮料吗?”

肖时钦没有时间回应搭档的调侃,一连串清晰流畅的指令从他口中发出。生灵灭已经完全接管了“机械师”的战斗操控,并把能够收集到的数据尽可能详尽地堆到了年轻的指挥官面前。

也许某些指挥官在这样情境下会生出绝望的念头,但肖时钦绝对不会是其中的一员。雷霆战队的兵员素质和战备水平在同盟军中都算不上出色,绝地反击这种事情,他和他们都早就习惯了。

敌军阵营中不少懂点战术的人暗自发出了嗤笑,认为对方只是在负隅顽抗。这样的指挥除了暴露己方的意图,还能有什么作用?但是他们马上就笑不出来了。这些人惊讶地发现,知晓了对方的意图这件事根本毫无意义。

使用短波通讯指挥这一逼不得已的举动似乎成了肖时钦谋算的一部分。敌我双方都能收听到的广播里,集合坐标攻击角度阵型变幻的指令源源不绝地传递出来,有些听上去几乎不可能完成,上一秒还在C区攻击敌A小队,下一秒就要向B地发起冲击。

雷霆的战术执行效率高得惊人,指令和反应几乎达到了同步,所有命令都被一丝不苟并且无比迅捷地完成了,根本没有人怀疑其中的合理性,即使某些命令听上去和送死无异。而那些以为明白对方意图就能够占得先机的敌军,却因为其中夹杂的暗语和应对不及产生了一瞬间的迟疑。肖时钦就利用这一点时间差,把他们耍得团团转。

终于,在敌军指挥官惊觉被对方牵着鼻子走的时候,布局已经完成。肖时钦发出了本场战斗的最后一个指令。

“炮击!”

等离子炮凄厉的白光照亮了整片冰原。聚集起来的能量让攻击点上的温度瞬间超过了沸点。十三个精密计算出的薄弱处的冰层被瞬间汽化,整个战场沉寂了一秒,接着,似乎亘古以来就未曾融化过的冰层轰然裂成了碎片。载重战车和陆战机器人像下了锅的饺子一样陷进了一团混乱的巨大陷坑之中,少数反应过来的机师及时浮上了半空,却成了被集火的靶子。

冰原的龟裂精准地停在了雷霆战队阵型的边缘,雷霆的机师和士兵们甚至都没有向脚下看一眼。ACEG小队一波火力齐射扫清了天空,BDFH小队向着陷坑亮出了他们的獠牙。

局面顷刻间变成了一边倒的屠杀。敌军指挥官徒劳地试图组织队伍,却被生灵灭的炮口轻易地锁定了。

 

“干得漂亮。”肖时钦望着那团和普通水汽没什么两样的白雾气团,毫不吝惜地向他的搭档送出了赞美。

“您是指这一炮呢,还是指之前的计算?”

战斗中收集复杂的地形数据选定薄弱点进行攻击引导,自然也是生灵灭的功劳。

“两者都有。结果出来了吗?”

“根据多普勒效应测定反向跟踪到了干扰源,共有六处,坐标是……”

那串数字让年轻的指挥官眉头一跳,忍不住抬头望向屏幕右上方。那个曾经如同脉搏一般安心跳动的绿色坐标早在干扰开始时就消失了,但他依然记得它消失时的数字。

他不可能忘记的。他的记忆力在同期中名列前茅。

嘉世战队队长机遭到突袭的时候,就在其中一个干扰源附近,不足五百米的位置。

 

 

评论(12)

热度(65)

  1. 肖想昼夜愿逐月华流照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