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叶肖/生肖】Heart 贰

 

主人向我解释过那次泪水的意义,一再申明那和脆弱无关,而是一种不可控制的生理现象。这个解释符合我所学习到的人类解剖学知识,但我无法理解的是,主人为何会放任自己陷入充满未知危险的奇怪状态。

“嗯……呃……你可以理解为一种放松……或者发泄,”他窘迫地抓了抓头发,“毕竟我们刚从生死一线的战场上下来……”

我想不需要我指出他也应该记得他所经历的生死一线的战斗可以百为单位来计算。但是我明智地没有与他争论这个问题。我真是一台体贴的战斗辅助电脑。

“也就是说,那是您精神压力过大的时候采取的疏导手段,对吗?”

“你要这么说的话……也算吧。”他叹了口气。我无法辨别这当中的意味是放弃,不完全认同,或者干脆是自暴自弃。

 

 

“范围测定?”

“干扰很大,我无法给出精确答案,先生。”生灵灭调出了一张电子地图,根据计算得出的干扰强度用不同颜色标示了区域,点亮了其中白色的部分,“这几个区块的干扰相对较弱,可以尝试和塔台取得联系。”

天空毕竟远比陆地广博,干扰攻击的范围未能将战前烟雨预设的阵地全数覆盖。虽然战场上瞬息万变,那张分布图不一定精准,不过依照楚云秀的能力,最坏的状况也就是多一些战损。更严重的问题,还是出在另一支友军的身上。

“嘉世那边呢?”

“他们处在干扰源的中心位置,我得不到任何有效信息。”

他的耳边回响起攻击开始时的那声痛哼。那是嘉世战队的队长机,虽然因为操作者的习惯问题一向冲锋在前,但是连队长机都受到了如此意外的伤害,战况的糟糕程度可想而知。

肖时钦不需要多久的思考就做出了决定。

“学才接手指挥,打扫战场,按原计划推进。打稳一点。”

“明白。”

“程泰,带着你的队伍去这个位置附近尝试呼叫塔台,1530前没有回应立刻归队。”肖时钦报出了最近的一块白色区域的坐标,“妍琦过来。”

装载了两门巨炮的战机应声迈步,停在了队长机的身侧。“机械师”弹射出一节手指,准确地嵌进相当于人类肩胛位置的隐蔽接口。

“我给你二级权限,解封‘音尘弹’,我们需要一点额外的火力。”

“啊哈,终于到我大显身手的时候了吗?”少女清脆的嗓音里带着明显的兴奋。

“没错。AB小队切换飞行模式,跟我走,这回我们可得干一场大的。”

 

 

“恕我直言,先生,我不认为援助嘉世会是最佳方案。”为求快速,他们选择的是近乎直线的飞行路线,只在几个预计有火力点的位置稍作回避,暂时还未遇到阻击。生灵灭一边监视着周边的空域,一边发表见解。

“和我们作战的敌军战力全都低于平均值,我们摧毁的战机没有一台是Ⅳ代以上的,这和战前得到的情报严重不符。如果情报部门不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财,那就说明我们遇到的敌军中没有精锐。您应该能够理解我的意思。”

肖时钦当然理解它的意思。骤然出现的尖端武器,无故消失的精锐部队,再联系到之前战斗中节奏完美的诱敌深入,阴谋的味道已经浓得无需嗅闻都能自动钻进鼻子里。甚至所谓的固态氚矿藏都极有可能是个诱饵,全频道干扰是能够直接决定战局的战略性武器,肖时钦相信无论哪个稍有头脑的指挥官都不会将它随便用在一场平凡无奇的物资争夺战当中。一般的行星驻留部队也不可能拥有这样的权限。

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是个陷阱,而贪馋的猎人瞄准的目标,显然就是嘉世,或者更精准地说,是嘉世战队的队长,威名赫赫所向披靡的常胜将军,无论在军中还是民间都威望极高的斗神,叶秋。

那么肖时钦的援助行为,就和自投罗网无异了。

 

“而且根据计算机模拟的结果,我们赶到的时间点,战斗结束、叶秋少将被捕或阵亡的概率高达87.91%。”

“哦不,他不会的。”一直静静听着的肖时钦平淡地反驳,“而且我们的目标是端掉那个干扰源,接应嘉世只是顺带。”

生灵灭在屏幕里抬了抬眉毛(大概相当于人类耸肩的意思):“真不明白你们对那位少将的信心究竟从何而来。‘不败的神话’,‘战神的宠儿’,‘重要性超过一整支军队’……就概率论而言,没有人能够常胜不败。”

“你不能用一般的原理去推论某些特殊的人,”肖时钦的嘴边泛起一个微笑,“就如同按照常理来说,你至少还要过二十年才能降生。”

“……我应该表达对您的钦佩呢,还是说声‘万分感谢’?”

“都不需要。”年轻的计算机天才正要说些什么,屏幕右上角的绿色坐标忽然恢复了跳动。他猛地睁大了眼睛,伸手按住蓦然搏动的心脏,以免它擅自跳出胸口。即使表面上再冷静笃定若无其事,真正确认那人生还的时候,身体依然先于意志做出了最真实的反应。

嘴角的微笑再也压制不住,颤抖的手却在一瞬间后恢复了正常。

“快到预定地点了,做好战斗准备吧。”

 

 

形势比想象的还要糟糕。纯黑色涂装的嘉世队长机身边,依然坚持战斗的机体不足三百台。嘉世的强袭陆战分队满编应该有一千人,如果这些就是剩下的全部,那可真是前所未有的惨败。

但是斗神仍在战斗。纠缠混杂的战局让重火力武器失去了效力,为了避免误伤同伴,几乎所有战斗机器人都在近距离格斗。能将蓄意埋伏的陷阱拖成这样的局面,可想而知是谁的手笔。而在接近战的领域,嘉世队长几乎是无可争议的王者。

高举的战矛一次穿透了两台机体,跟着是一记霸道无伦的横扫,又是三台敌机立足不稳,跌了出去,紧密的包围圈立时出现了缺口。叶秋操纵着机体冲了出去,战矛平举,直指前方。

隐匿在远处工事废墟后的肖时钦忍不住催促:“定位完成了吗?”

“很抱歉先生,衍射干扰太严重,我只能确定在这个区域,无法精确定位。”

肖时钦的目不转睛地盯着姿态强硬的黑色战机,忽然目光一凝,移向那台机体意图冲往的方向。前方处伫立着一座造型古怪的建筑。会让嘉世队长在这种情况下还不组织撤退坚持要冲击的目标,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尽管他的身边没有如生灵灭这样的超级电脑,他还是凭借自己敏锐的直觉和战术眼光察觉出了什么。

“不必计算了。妍琦,锁定那座建筑。其他人,突袭准备,听我口令,发射的同时冲出去,掩护我们的友军撤退。”

“可是队长,叶秋少将在‘音尘弹’的攻击范围之内!”

就在前一刻,十几台敌军的机体骤然加速,重新将悍勇的黑色战机围了起来,双方又一次陷入了鏖战。

肖时钦笑了起来:“正好让他做一回诱饵。现在敢去缠着他肯定是对方最顶尖的机师,这一炮下去轰掉了本钱还能带上利息,多划算的事情。不用担心,我会提醒他躲开的。”

他的声音忽然一肃:“瞄准。”

 

 

电子合成的女声平板地读秒倒数,雷霆战队的精锐们蓄势待发,指挥官闭上了双眼,食指在驾驶座扶手上轻轻敲打。

“……10、9、8、7……”

坚硬的战矛刺穿了战斗机器人的胸膛,矛刃的电流烧掉了控制系统的电路,让价值千万的杀人武器变成了一堆废铁。

“……6、5、4、3……”

灵活如生人的五指握紧矛柄,借着拔出的力道抡圆一挥,六只钢铁膝盖的连接板被砸得凹陷下去,不能前进一步。

“叶秋前辈,请立即升空!”

维持蹲姿的黑色战机条件反射一般蹬地跃空,足底的推进器募然点火,顺势踢歪了一支抬起的炮口。

“……2、1,发射。”

肉眼几乎无法捕捉到的炮弹无声地自战场上空掠过。

斗神的座驾像一只黑色巨鹰直冲天际。

慢了一拍的敌机正要开始向边上闪避。

超越音速而产生的音爆落进每一个人的耳中。

建筑的底部被击中。

没有火焰,没有爆炸。悄无声息的湮灭自炮弹接触到的部分开始,一路延伸至楼顶。

目标建筑和围攻叶秋的十几台敌机一起化作了齑粉。

阵型齐整气势高昂的雷霆精锐从陆空两路杀入了战场。

 

这一切只不过是几秒钟之内发生的事情。炮火轰鸣中嘉世战队最昂贵而先进的队长机利落地变向拉起,推进器的火焰忽大忽小地喷射了几次,稳稳地停在了蓝色涂装的“机械师”身旁。

“小肖,你的心可真够坏的,非得等到最后两秒才喊,要换了别人在那,早给你一锅端了。”

带着笑意的低沉嗓音通过已经恢复的指挥官通讯回路传进驾驶室中,几乎像在耳畔细语。

肖时钦努力忽略掉耳根的痒意:“前辈的飞行课成绩可是指挥学院无法超越的记录,两秒钟足够了,要是留出三秒以上,您又得说我看不起您的技术了。”

叶秋就在通讯那头低笑了两声:“那么,并肩战斗吧。”

 


评论(9)

热度(41)

  1. 肖想昼夜愿逐月华流照君 转载了此文字